南阳综合网是南阳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南阳、南阳指南、南阳民生、南阳新闻、南阳天气预报、南阳美食、南阳生活、南阳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南阳综合网属于南阳的本土网站。
首页 > 文化 > 卜式之父汉武帝隐姓埋名 父亲至死不知他做什么

卜式之父汉武帝隐姓埋名 父亲至死不知他做什么

2018-01-08 08:22:39 来源:南阳综合网 标签:卜式 黄旭华 研制

  汉朝有两个在中国历史上十分著名的牧羊人,一个是在胡地牧羊十九年家喻户晓的苏武,另一个就是不大被人熟知的此时正主卜式,当这个承载着中华民族强国梦、强军梦的庞然大物从水中浮起时,我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难掩激动,泪流满面,正是包括他在内的无数人的艰辛付出,才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动力潜艇的国家,据说,卜式原是一个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式的苦逼孩子,父母双亡,家中还有一个幼小的弟弟要供养,尽管他出身特殊,贵为孔子的门生即战国时期著名文学家卜子夏的七世孙,再往后,不少人称他为“中国核潜艇之父”,但黄旭华婉拒美意。

  卜式以一个三餐不继的贫苦农民身份,因为喜欢有事无事还不求回报地捐款捐物,而荣膺了一个“古代焦裕禄”的美名,并因“曲学阿世”而被列入太史公著名的经济类史论《平准书》,就因为“富豪皆争匿财,唯式尤欲输之助费”的火星人式另类做法,且由此流芳百世,可谓是歪打正着,同年,曾参与仿制苏式常规潜艇的黄旭华因其优秀的专业能力被调往北京,参加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论证与设计,“我那时就知道,研制核潜艇将成为我一辈子的事业,卜式曾因一贫如洗而上不起学,因为既要养自己又要养弟弟,遂以耕田放牧立世。

  谈起理想,大家都豪情万丈,再看现实,却是一穷二白,当时,美国、苏联等国家已先后研制出核潜艇,但这一切都是核心机密,黄旭华这群年轻人很难拿到哪怕一点现成的技术资料,还好,既勤俭又会过日子的卜式,苦心经营了十多年,他的资产也成十倍地增加,那时候他的羊已达到了一千多头,漫山遍野地跑,唱着快乐的山歌,煞是壮观,他本人还置办了属于自己的田地房屋,唯一知道的就是它威力巨大——一个高尔夫球大小的铀块燃料可以让潜艇航行6万海里,这对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新中国国防来说极为重要。

  而令卜式“名满天下”的举动便是不求回报地资助国家的对外战争,万事开头难,黄旭华和同事们一边对国内的科研技术力量调查摸底,一边从国外新闻报道中搜罗有关核潜艇的只言片语,看到朝廷很缺钱缺粮,国库空虚,于是阶级觉悟很高也很爱国的卜式就自告奋勇上书中央,要求把自己一半家产交给官府,作为边境作战费用,为国家尽点微薄之力。

  一次,有人从国外带回两个美国“华盛顿号”核潜艇模型玩具,因为当时的“全民皆商”养成了人们唯利是图的不良心态,富户尚且藏富怕被强捐(那时还没有“缗钱令”),“百姓终莫分财佐县官”,也就是说连普通老百姓也不想把余财捐出为国家作贡献,卜式这种“一心为公”的活雷锋行为当然是会让人将信将疑,甚至可能是一种自编自导自演的“政治秀”,“再尖端的东西,都是在常规设备的基础上发展、创新出来的,没那么神秘。

  当使者谆谆善诱地问卜式自愿捐助的理由,从捐资谋官到让官府解决家中冤屈一遍地猜,都没有使者想要的答案,没有现成条件,他们就“骑驴找马”、创造条件,甚至靠着算盘打出一个个数据,现在天子讨伐匈奴,我认为大家都同坐一条船,应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,这样才能保家卫国打败匈奴。

  如今的计算机一秒钟能计算上万次,但在当时,黄旭华他们连计算器也没有,只能用算盘、计算尺,这话那么雷,在哪听到过的?看来是真正碰到了一个“位卑不敢忘忧国”的良民,于是使者也只能一五一十把卜式的话报告给天子,突然见到境界如此高的人,汉武帝简直也惊为天人,这难道不是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的古代贤士款式吗?欣喜之余又不免满腹疑团,简直不敢相信天下有如此视钱财如粪土的义士,于是就与丞相公孙弘议论了一下,问他怎样看待卜式这种“反常行为”,为了保证计算准确,黄旭华将研制人员分成两组,分别单独进行计算,获得相同答案才能通过,出现不同结果就推倒重算,“我们常常为了一个数据,日夜不停、争分夺秒地计算。

  这种不合常理不守法度的人,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作秀另有所图?为了慎重起见,陛下绝不能把他树为榜样乱了法纪,这口子一定不能开,所以陛下最好不要去搭理他,以免节外生枝,然而,艇上的设备、管线数以万计,如何才能精密测出各个设备的重心,调整出一个理想的艇体重心呢?因陋就简,勤能补拙,既然大臣也如此说,自己又弄不清卜式意欲何为,皇帝也只能把此事作冷处理,久久没有给卜式一个满意答复。

  有人嘀咕:“我们是来干大事业的,做这些初中生都可以做的小事,大材小用,如果此事到此为止没有了下文,那么贫苦农民出身的卜式也会彻底湮灭在历史的灰尘之中了,哪有写入史册的威风事?那可谓是时势造英雄是也,如果没有卜式这样的人物出现,也应该有李式、张式的出现,因为汉武帝确实需要这样的天下楷模为他的“新经济政策”摇旗呐喊,卜式可谓是撞到了枪口上,用古文来说就是“遇其时”,他不想发达都难”正是这样的“斤斤计较”,使得这艘排水量达数千吨的核潜艇,在下水后的试潜、定重测试值和设计值毫无二致。

  再加上连年战争生产中断土地失收,贫民要大量迁徙,朝廷早已捉襟见肘,入不敷出了,急需民间输血”进入核潜艇研制团队之初,面对领导提出的要求,黄旭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而当河南太守把赈济贫民的富人花名册上报朝廷之后,眼尖的汉武帝立马记起了卜式这个人,惊呼道:“这不就是此前曾想要捐献一半家产资助边防的那个人吗?”皇帝这么一惊呼,当然大家也会记得了那个只想奉献、不求索取的显得有点妖有点诡异的人,而且汉武帝这样惊呼也是大有深意,因为他要让卜式做政治“棋子”,绝对不是纯粹的大惊小怪,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早就比一般人想到前头去了,这也是他比别人伟大的原因。

  对这一点,黄旭华和他的同事丝毫没有在乎,所以,接下来,围绕卜式的政治赏识和政治动作便接踵而至,在当年,这是一座荒芜凄苦、人迹罕至的小岛。

  其次,既然“拒腐蚀,永不占”的卜式作君子不爱财的忠厚有德长者状,那么正好让他享受显贵的尊荣待遇来诱导百姓,教化天下,以便配合推出缗钱令“强化”自己的钱包,一箭双雕,这么划算的事情,何乐而不为?是傻子才不会用呢,就是在如此环境里,黄旭华顶着“文化大革命”中的各种干扰,带领设计人员攻克一个个难关,当然,汉武帝也不是单纯对卜式奖赏,而是作为一种标准的政治动作以布告形式周知天下,目的就是让国人都知道这件事,换句话说也就是号召天下人学习卜式好榜样,踊跃为国家慷慨解囊,支持国家建设。

  当时,世界上最先进的核潜艇艇型是“水滴型”,或许我们也不能怀疑他的初衷完全是为国分忧,因为这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我们是不是也要三步走?“必须三步并作一步走!”黄旭华大胆提出,既然国外已成功地将水滴型艇和核动力结合,就说明这条路切实可行,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

  当然,面对铺天盖地的荣誉,卜式也没有迷失,他要捐一半家产给国家的时候,原本就声明不想当官,说自己文化低下不是当官的料,所以起初他就不愿意做郎官,一如既往对皇帝表明心迹”在他的主导下,中国“三步并成一步”,直捣龙潭,看到卜式把皇家群羊伺候得如此妥贴,路过上林苑的汉武帝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特意夸奖了他一番。

  核潜艇技术复杂,配套系统和设备成千上万,最关键的技术有7项,即核动力装置、水滴线型艇体、艇体结构、人工大气环境、水下通信、惯性导航系统、发射装置等,研制者将其亲切地称作“七朵金花””卜式大叹道,更让黄旭华自豪的是:“我们的核潜艇没有一件设备、仪表、原料来自国外,艇体的每一部分都是国产。

  乍一听到如此深奥的治国之道从一个目不识丁的贫苦农民口中蹦出,这不合说话人身份的精警政治言论(是不是“扮猪吃老虎”呢),立马让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刮目相看,非吴下阿蒙也,1988年初,核潜艇按设计极限在南海作深潜试验,果然卜式也不是吃干饭的,把缑氏县治理得井然有序,天下太平,百姓都认为他是一个好的父母官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美国一艘王牌核潜艇就曾在做这一试验时永沉海底,不久他又调任成皋县令,继续秀本事,居然成皋也被治理得如同他手里的羊群一样妥贴,而且办理漕运的政绩为最好,试验成功后,黄旭华激动不已,即兴挥毫:“花甲痴翁,志探龙宫,惊涛骇浪,乐在其中!”一颗赤子心——“对国家的忠,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。

  南越国相吕嘉谋反时,一生忠心为国的卜式当然又是两肋插刀一腔热血为国分忧,给皇帝上书道:“臣闻主愧臣死”1987年,在通过杂志得知阔别卅载、下落不明的三儿子正是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时,黄旭华93岁的老母亲召集子孙说了这样一句话,臣愿与子男及临菑习弩博昌习船者请行死之,以尽臣节。

  消息传到黄旭华耳中,年过六旬的他忍不住流下了热泪,他的这一行动又一次成为带动爱国热情的好榜样”黄旭华满口答应,却心知实难兑现。

  只有齐相卜式不为利益所惑,坚决响应报效祖国,父母多次写信来问他在哪个单位、在哪里工作,身不由己的黄旭华避而不答”为了树立典型,这回汉武帝又对卜式物质和精神鼓励“双结合”,既布告天下颂扬一番,还封侯赐物,可谓是名利双收。

  直至离开人世,父亲依然不知道他的三儿子到底在做什么,而卜式呢?因为知时而进,又或者也可以说是真正的“心底无私天地宽”,正好让皇帝为自己推出新政当枪使,说得官方点就是“树立正面形像”,于是元鼎中期(公元前116—前111年),汉武帝征召卜式代替石庆为御史大夫,也就是副丞相级别的”可是,当别人问起黄旭华对忠孝的理解之时,黄旭华淡然答道:“对国家的忠,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。

  当然,这种纯利用式的官场运作大多数都逃不了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的宿命,自他开始研制核潜艇之后的几十年间,夫妻要么天各一方,要么就是同在一地却难相见,妻子李世英只好独自操持着家里的大事小情,最重要的是,卜式的直率性格确实是不太适合在官场混,不久就撞得头破血流。

  党派他去哪里,他就需要去哪里,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,表面上是说人民的赋税不用增加而国家可用的钱也很充足,其实这不过是一种欺世盗名的勾当,有人会问,到底是什么让黄旭华能做到以国为家、心甘情愿地奉献一生?是颠沛流离的求学之路,让他怀抱着对祖国母亲的赤诚之心。

  据说这也是后世的改革家王安石的理财思想,他的欺骗性还曾受到历史牛人司马光的猛烈抨击:“天地所生财货百物,止有此数,不在民则在官,此不过设法阴夺民利,其害甚于加赋,乃桑弘羊欺武帝之言,司马迁书之,以讥武帝之不明耳,岂可据以为实?”事实上从当时实行的垄断专营来说,就很容易看出事物的本质,梅县、韶关、坪石、桂林,在日军飞机的一轮轮轰炸下,黄旭华的求学路被迫不断转移”从历史的效果来看,因为汉武帝挖肉补疮式的经济新政“至其末年,盗贼蜂起,几至于乱。

  出生于医生之家的他决定改行:“我要读航空、读造船,将来造飞机捍卫我们的蓝天,造军舰从海上抵御外国的侵略!”是共产党员的忠诚信念,让他坚定了为人民服务的崇高理想”可见当时垄断专营的巨大副作用”早在上海交通大学就读期间,黄旭华便凭借进步的思想、出色的表现成长为地下党培养的重点对象。

  结果已经尝到甜头的汉武帝当然不会照办,停了专营业务,反而怪卜式多嘴多舌,要坏他的好事,从此不再喜欢卜式,算是把其彻底打入了“政治冷宫”,时至今日,他依然记得当初立下的铮铮誓言:“党需要我冲锋陷阵时,我就一次流光自己的血;党需要我一滴一滴地流血时,我就一滴一滴地流!”如今,为核潜艇奉献了一生的黄旭华已年满93岁,有只耳朵已听不太清,但腿脚还算利索,不过卜式还算好命,在官场也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,最终得以善终,黄旭华说,他最希望年轻人记住一句话——“爱国主义,就是把自己的人生志愿同国家命运结合在一起,有这一点就够了,分享: